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中国有话要说!

  

发布日期:2018-12-06
【字体:打印

原题目: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中国有话要说!

  今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公布会,商务部国际商业谈判代表兼副部长傅自应、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商业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国家生长革新委副主任连维良、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罗文、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贺化先容息争读《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态度》白皮书的主要内容。公布会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新闻讲话人郭卫民主持。

“美国亏损了”完全是一种误导

问:对于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美方以为中方接纳了不公正的做法,让美国吃了亏,对此您怎么看?另外,对于中美经贸关系未来怎么看?

傅自应:美国亏损了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符、站不住脚,完全是一种误导。

商业差额只是生意业务量之差,而不是盈亏的几多。美国在中美双边商业中有没有亏损,企业和消耗者心里最清晰。

从生产看,中美两国处在全球工业链、价值链的差别位置,美国在高端,中国在中低端。中国企业更多的是赚取加工费,而美国企业从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益庞大。

从消耗看,质优价优的中国商品走进了美国的千家万户,富厚了美国的消耗市场,增添了美国消耗者的福祉。总的看,美方在双边商业中赢利更大。美企业在中美经贸互助中获得的利润远超中国企业。可以说,商业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

中美商业不平衡还与美对华出口管制有关。美有关机构剖析,若是放宽民用高手艺产物对华出口限制,美对华商业逆差可淘汰35%左右。中国想入口的工具美国不卖,也是造成现在中美商业不平衡的主要缘故原由。

商业战给全球价值链带来了破损

问: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商业同伴,澳向中国出口液化自然气以及其他主要的产物。在中美商业战的配景下,第三国是否可以从中受益,对中国出口更多?

王受文:商业战给全球的价值链带来了破损,给正常的商业带来了负面影响。美国可以成为中国LNG的主要供应方,可是由于美方接纳了商业限制措施,中国也不得不接纳响应的应对措施。因此,对美国的LNG生产商来说,向中国这个主要市场的出口会受到影响,这是一个事实,也已经体现出来了。

中国是一个很是庞大的市场,而且愿意进一步开放,若是没有商业战,中国这个市场会给所有的LNG供应商和供应国提供时机。

中国经济完全有能力对冲影响

问:中国经济是否能经受住中美经贸摩擦所带来的打击?下一步,中国将怎样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

连维良:综合来看,只管影响不行制止,但风险总体可控,中国经济完全有能力通过扩大内需促进高质量生长来对冲影响。面临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接纳了一系列努力措施,特殊强调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重点是六个稳,就是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讲到怎样应对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详细措施归纳起来是三个越发:一是越发有用地扩内需、补短板,二是越发有用地减肩负、优情况,三是越发有用地调结构、提能力。

谈判、商量一定要有诚意,遵守信誉

问:凭据消息来源,中方已经拒绝了美方提出的关于商量的要求,中方怎样谈论?何种情形下中方愿意重启高级别商业谈判?最快什么时间可以重启?

王受文:什么时间能够重启中美高级别经贸商量完全取决于美方的意愿。中方对通过商量、谈判解决经贸分歧的大门是敞开的,可是要想让谈判商量有用果,首先,必须要同等看待、相互尊重。现在美方接纳了云云大规模的商业限制措施,把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这种情形下谈判怎么举行?它不是一个同等的谈判和商量。

第二,谈判、商量一定要有诚意,遵守信誉。中美高级此外商量已经举行了四轮,这些商量取得了不少共识,双方甚至公布了团结声明,可是美方言而无信,扬弃这些共识,接纳了商业限制措施,这使得谈判没法举行下去。

中国的补助政策以不行诉补助为主

问:中国的补助政策事实是否切合WTO的相关划定?是否会造成不公正竞争?

邹加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补助是政府用来应对市场失灵、纠正生长不平衡的一种政策工具,这样一种政策工具在包罗中美在内的天下各国都普遍使用。中国是世贸组织(WTO)的成员国,我们的补助政策是严酷遵守WTO规则的。WTO把补助分成了三类:

第一类是克制性补助,主要是指出口补助和入口替换补助。

第二类是可诉补助,也就是说有可能对国际商业造成一定的扭曲和不公正,有可能损害成员国利益,成员国可以诉诸WTO的争端解决机制的补助。

第三类是不行诉补助,主要是指不会引起社会扭曲和商业不公正的补助,主要是用于支持研发、支持国家的落伍地域以及支持企业到达新的更高的生态情况掩护的尺度等等这样一些补助。

自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一直努力的推进海内政策的合规性革新,我们现在的补助政策主要是以不行诉补助为主,辅之以可诉补助,对于克制性补助我们是周全作废的。同时,我们切实推行世贸组织的补助与反补助的措施协议,这内里划定了一些义务,好比说根据WTO关于补助的透明度原则,中国严酷根据要求定期向WTO转达相关的执法法例和详细措施的修订、调整和实行情形,自从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向世贸组织提交了上千份的转达,最近的一次转达是在今年7月份,我们向世贸组织提交了2015-2016年中央和地方补助政策的转达,关于地方补助的转达首次笼罩了所有的省级行政区域。

总体上来说,中国是严酷遵守了对世贸组织的答应,我们的补助无论是补助水平照旧方式,都没有凌驾WTO允许的规模,并没有造成市场扭曲和不公正竞争。可是在实践当中,若是有一些地方接纳了一些克制性的补助,一经发现,我们也会坚决纠正。

会有更多的企业来到中国投资兴业

问: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对全球工业链有什么影响?外资若是因此迁出的话,对中国的工业和国际的分工系统有什么影响?

罗文:美国对我国商品加征关税,将给全球工业链带来重大打击和负面影响。它割裂了各国工业之间的联系,使全球工业链面临碎片化的风险;破损了国际经贸规则,使全球的工业链陷入失序化的状态;降低了国际经济运行的效率,使全球工业链加剧了低效化风险。

关于外资企业外迁的影响:

第一,不回避问题,努力接纳种种措施,资助企业排忧解难,我们要继续深化“放管服”革新,切实为企业减税、降负,着力连续优化营商情况。

第二,也不强调问题,我们要对中国市场的潜力和工业配套的优势充满信心。现在,另有一些企业在努力进入中国市场,各人知道,今年7月份美国的特斯拉公司决议在上海设立其在美国境外的第一家超级工厂。

第三,我们要继续根据自己的程序和节奏进一步扩大开放,我们要坚持市场化革新的偏向,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要落实现在中国政府宣布的各项对外开放的措施。

我们信赖,会有更多的企业来到中国投资兴业,已经落户了的外资企业,我们也信赖绝大多数企业会继续留在中国深耕生长。

美方挑起商业战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利益

问:在您看来,美国的谈判者对于中美经贸摩擦有什么样的期望?他们希望从谈判中获得怎样的效果?

王受文:我们不知道美方为什么告竣了共识又言而无信,现实上美方挑起商业战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利益。

美国是中国农产物的一个主要入口泉源地,可是今年1-7月份,中国从其他国家,包罗巴西、澳大利亚入口农产物大幅度增加,从美国的农产物入口增幅很小。

美国原来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汽车供应国,可是现在德国已经逾越美国,成为中国市场上最大的供应方。日本的汽车、德国的汽车都在中国市场上有增加,美国的汽车在中国市场上则泛起下降。美国的商业措施没有削减美国的全球商业逆差,上半年美国不仅对中国的商业逆差在增加,对全球的商业逆差也在增加。

以是我们以为,商业战不切合中美商业利益,也不切合美国的利益。制止商业战是出路。

去年中国企业对美国知识产权使用费逆差达50.7亿美元

问:美国政府指责中国知识产权掩护倒霉,在某种意义上助长了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叨教中方对此怎样看待?中国准备怎样进一步增强知识产权的掩护?尤其是对于外资企业的知识产权掩护?

贺化:关于指责中国知识产权掩护不力的言论,是毫无依据也是站不住脚的。

中国增强知识产权掩护的内在需求是客观存在的。当前中国正处于创新能力加速提升、创新主体快速生长的阶段。在今年7月份,天下知识产权组织和美国康奈尔大学所宣布的全球创新指数陈诉中,中国位列17位,相较于去年提升了5位,首次进入全球最具创新力经济体20强。其次,在去年中国的发现专利申请中,逾九成来自于海内申请人。去年,中国的PCT国际专利申请到达了5.1万件,居全球第二。在今年上半年中国授权的发现专利中,海内申请的占近八成。在中国有用的发现专利中,近七成来自海内申请人。因此,中国的生长对于增强知识产权掩护是有内在需求的,中国增强知识产权掩护所取得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

中国对海内外企业知识产权掩护一视同仁,对外洋的知识产权掩护也获得了天下普遍的认同。

在已往五年中,外洋来华申请发现专利和商标数目划分到达了65万件和84万件,年均增加划分为3.1%和10.3%。

在去年的天下知识产权掩护社会满足度观察中,总体满足度是76.69分,其中在华外商独资企业是76.94分,略高于总体满足度,合资企业是80.16分,显着高于总体满足度。这两个主体是各种权力人主体中满足度最高的,充实说明外商独资和合资企业对中国的知识产权掩护是满足的。

今年美外洋交学者网站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指出,外国企业在中国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的胜诉率凌驾80%,中国已经成为跨国企业提倡知识产权诉讼的优选地。

去年中国企业对外支付的知识产权使用费到达286亿美元,其中对美国知识产权使用费的逆差是最大的,到达了50.7亿美元。若是中国没有一个比力好的知识产权掩护情况,就不行能有这么高的使用费的支付了。

指导中小企业走“专精特新”的生长门路

问:一些致力于中美双边商业的企业已经率先受到了波及,怎样给这些企业一些详细的提醒,资助他们更好地应对这场风浪?

王受文: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刚刚已经讲到,中国中央政府已经在六个方面接纳措施来为企业的谋划提供一个好的情况。

同时,企业也需要对风险有足够的准备,在出口方面、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这种风险是难免的,我们需要企业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开拓多元化市场,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罗文:从今年1-7月份的统计数据来看,天下规模以上的中小工业企业运行总体平稳,工业增添值同比增加7%,主营营业收入同比增加9.5%,利润总额同比增加11.4%。

下一步:

第一,我们将继续扩大内需,施展我国市场优势,指导中小企业走“专精特新”的生长门路。

第二,我们要努力开拓新的市场,重点支持中小企业到场“一带一起”建设,开拓沿线国家市场。

第三,我们要鼎力大举推进简政减税减费,引发中小企业生长活力。

外资企业和中方合资是左券谈判,政府没有强制

问:美国多次指责中国政府强制手艺转让,叨教您对此有何谈论?

王受文:在中国所有的执法法例、政策文件中,都没有强迫外国企业把他们的手艺转让给中国企业。而且,为了防止有政府机关使用自己的影响给外资企业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转让手艺给中方企业,今年中国国务院专门发文,要求各级政府不得使用行政手段强制手艺转让。

外国企业到中国来投资,在绝大多数领域都可以建设独资企业,建设独资企业不存在手艺转让的问题。我们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要求合资的行业越来越少。

确实有少部门行业要求中外合资,这个要求是中国在加入世贸谈判时,美、欧、日和其他WTO成员都接受的。作为谈判效果,中国有权力要求某些行业外资以合资方式进入中国,这是各人认可的。

合资是不是强制手艺转让呢?有的企业说合资时我就得转让手艺,我若是不转让手艺没人跟我合资,以是这就是强制转让,我们说不是。外资企业和中方的互助同伴在谈,这是同等的市场主体,同等的民事主体之间的谈判,是左券谈判,是企业的自由选择,是企业的同等商量,政府在内里没有施展作用,政府没有强制。现实上,许多的合资企业在中国生长的很好,美国的福特公司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生产的汽车凌驾在美国生产的汽车,福特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凌驾在美国获得的利润。

提到强制,现在有一些国家搞所谓的强制手艺禁绝转让,好比说他们搞出口限制,不让出口一些产物、一些手艺,这是政府的下令,政府的执法法例,这才叫强制。

政府将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稳固外贸生长

问:此轮中美经贸摩擦会对今年我外洋贸生长发生多大水平影响?什么样的影响?

傅自应: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1-8月份,中国收支口总额3.02万亿美元,增加16.1%,其中出口1.6万亿美元,增加12.2%,入口1.41万亿美元,增加20.9%。这组数据讲明,中国今年以来收支口延续了稳中向好的态势,结构连续优化,质量和效益也有比力好的体现。虽然有一些商业摩擦,可是稳中向好的态势还在延续。

中国中央政府不久前研究,要接纳一系列政策措施稳固外贸生长,资助企业渡过这个难关。需要强调的是,中国接纳稳固外贸生长的任何政策措施都是切合WTO规则的。预计这些措施很快会陆续出台。只要我们始终坚持经济全球化,始终坚持国际商业自由化,始终维护多边商业体制,维护国际商业秩序,我信赖中国企业与天下各国开展经贸互助的潮水是不行逆转的。

责任编辑:

【纠错】责任编辑:周辛建陵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皖ICP备176420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95977号